如何才能下载小优视

如何才能下载小优视

() 真龙是拥有古老血统和惊人力量的有翼爬行类。它们以狡诈贪婪的掠夺者形象而威名远扬,传闻一些最古老的真龙拥有足以媲美众神的力量。

而银龙,则是其中较为特殊的金属龙,它们最友善和最具社会性,时刻乐于为有需要的善良生物提供援助。

并且,银龙会与所有种类的类人生物交友,但与长寿种族如精灵和矮人不同,短命种族如人类在某种程度上更能提起银龙的兴趣。人类们对生活的向往与热情深深的吸引着银龙。

在艾蓝法珞帝国的最北方,极为偏僻的冷冻山脉巅峰就居住这样一群银龙,或许是因为传说事迹,或许是因为英雄故事,艾蓝法珞帝国内每年都会一批骑士奔赴那些冷冻的山峰,渴望成为传说中的龙骑士。

银龙族群也并不拒绝,它们自身的强横实力足以震慑一切宵小,而且在善良的性格上面,一些银龙往往会选用一个温和的类人角色,比如一位慈祥的老贤者或者是一名年轻的流浪者,去和这些帝国骑士接触。

如果接触不错的话,可能会与凡人同伴发展出牢固的友谊,这也是帝国内部银龙骑士的由来。

当然,这些都是艾蓝法珞帝国暗地里宣传出来的事迹,至于具体真假,谁又能知晓。

………………….

吼!吼!吼!

一阵阵低吼声从山脉深处传来,顷刻之间,银白色的巨大身影浮现在从云层里,倒映出一片阴影,笼罩着山脉丛林。

隐形的翅膀!

冰雪丛林内,提莫小心翼翼地站立在树荫处,举起手中的青铜色望远镜,观望着天空中翱翔而过的银色身影。

海边的清纯美女唯美大片写真

“似金属般的皮肤,高昂的双眼,下颌处一览无余的胡须状刺鳍,浅灰色的鳞片密布倒三角的翅膀。”

“唔,这很像是古老书籍里的银龙模样?”提莫放下手中的望远镜,面色凝重,在已知的拓荒区域内,他们根本没有发现关于银龙的痕迹。

“虽然模样和形容的有些差别,但肯定有着银龙血脉的龙裔魔物!这么说来的话,是伦沃尔山脉另一侧的敌人动手了!”

提莫回想起遇到的那些蓝色重甲士兵,那些应该就是影流之徒提到过的,来自艾蓝法珞帝国的冰雪军团士兵。

“哈哈,果然有敌人会从伦沃尔山脉内部入侵瓦洛兰领,领主大人没有骗我!”提莫喜形于色,浣熊般的面庞充斥着温和笑容,不过在看到远去的庞大身影后,皱了皱可爱眉头,有些迟疑。

“算了,便宜你了,奎因,希望下次你能借我点金盾买瓶蜂蜜酒!”

秉承着以防万一的原因,瓦洛兰领负责伦沃尔山脉内部防御的不只有迅捷斥候提莫和主舰斥候队,还有德玛西亚之翼奎因,以及德玛西亚龙禽骑士。

而翱翔天际的银龙明显不是提莫所能解决,所以他很有自知之明的联系自己的伙伴。

想法确定后,提莫立刻执行,从怀里摸出艾翁制作的种子,用精神力刻印完信息后,直接捏碎,化作绿色光辉消散不见。

旋即,他蹬地,跃起,在山脉丛林内腾挪移动,准备召集所有的主舰斥候面对接下来的入侵。

………………….

临近拉克斯塔克要塞的群峰之巅,矗立着一座经受风霜洗礼的银白建筑,若有若无的威压散溢在空气,使得附近领空内干干净净,不存在任何飞禽。

寒风冷冽,一道高挑修长的身影沿着银白阶梯行走,银金色的锁甲表面绘制着繁琐的花纹,左手手腕处携带着一支精工连射十字弩,金属色彩的弩身搭配着寒光弩箭,冷酷感十足。

这里是龙禽之巢,是德玛西亚龙禽生活的地方。

每当空闲的时候,奎因都会来这里四处转转,似迷宫般四通八达的走廊,还有洒落的阳光,让她可以放松心情。

嗯?奎因微微皱眉,胸口甲胄里传来的火热感让她微微不适,但她立即反应过来,从怀里摸出一枚闪烁着绿色辉光的种子。

“是提莫传来的消息!”奎因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异色,旋即捏碎种子,来自伦沃尔山脉深处的信息传入脑袋。

“有意思,银龙,龙裔魔物!”冰冷的笑容在奎因嘴角绽放,和提莫一样,她没想到伦沃尔山脉另一侧的敌人真的开始动手入侵瓦洛兰领。

咻!

清脆的口哨声在群峰之巅回荡,顷刻之间,一个深蓝的影子划破天空,带起阵阵清风,垂落在银白建筑的屋檐处。

“华洛,该出发了,有任务要执行!”

蓝翼猛禽腾空而降,似钢铁的利爪轻轻抓住奎因的右侧肩膀,黑色瞳孔内满是孺慕之色。

奎因笑着摸了摸华洛的脑袋,轻声说道:“正义,展翅翱翔!”

话音刚落,修长优雅的身影从银色阶梯跌落,双手展开,像是拥抱着寒风,而下方则是看不见底端的深渊悬崖。

唳!

刺耳的鹰鸣声撕碎空气乱流,华洛紧紧贴住奎因的身形,布满坚硬蓝色羽毛的翅膀霍然展开,掀起无边风浪。

深入敌后!

深入敌后:奎因召唤华洛的协助,随后她们会联成一体,获得一定的移动速度加成,并且可以在取消时或作出进攻行为时施放鹰翼天翔。

鹰翼天翔:对周围大范围内的敌人造成恐怖的物理伤害。

吼!吼!吼!

就在奎因和华洛翱翔在群峰之间时,一支由银灰色龙禽组成的精锐小队迅速接近,展开的羽翼遮掩天际红日,锋利的爪牙撕扯开绯红色光晕,修长的身躯游动在苍穹。

没有过多的交谈,身穿羽翼盔甲的德玛西亚龙禽骑士端坐在龙禽背部,沉默的跟随在奎因身后,冷厉的眸光里泛起涟漪,深蓝色的披风拉扯出一抹绚丽之色。

严格来说,这是他们的第一次正式参与瓦洛兰领的作战,内心有所起伏很正常。

因为诺克萨斯军团在瓦洛兰领铸造的荣誉每人都可见,所以他们在渴望这次的敌人不要太过弱小,否则可体现不了德玛西亚军团精锐士兵的力量。